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 心血管 >

三甲医生走出体制的365天

2018-09-06 20:11

  一转眼,离开体制已经一周年了。每天开车上班,都会从原来的医院门口走过,抬起头就能看到之前工作的办公室,在这里已经工作了20个春秋,无数的场景、朋友、师长,每每想起都会有一些感动,一些温暖。

  一转眼,离开体制已经一周年了。每天开车上班,都会从原来的医院门口走过,抬起头就能看到之前工作的办公室,在这里已经工作了20个春秋,无数的场景、朋友、师长,每每想起都会有一些感动,一些温暖。

  至今,仍然有许多朋友问我:为什么要离开体制,加入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一年过去,其实,我内心的这个答案,更加笃定了!

  简单用两句话概括:这个团队赋予了我更多的能力,让我成为更加纯粹的医生;让我能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治疗方案,更加方便快捷地解决问题。

  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的工作模式可以说是一种新型医疗模式的探索,架起了一座从患者到专家的桥梁。

  前段时间有篇文章“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刷屏,文章语气平淡,叙述了一场感冒从门诊就诊,到住院、转院、重症室抢救,最终笔者家属无效死亡的就医过程。

  虽然叙述简单平淡,但只要你曾经去过医院,就能够从中发现自己的影子,能够体会到笔者当时的焦虑、无奈、无助……

  作为一名医生,对于这种场景非常熟悉,也常常感慨: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如果想每次就诊,都能得到高效、优质的服务,确实是很困难的。

  而在长城·哈特瑞姆心脏中心,主要工作模式是1+N模式——1是指集团委派至少一名以上的专家负责协助合作医院的日常工作,比如我作为落地机构负责人,根据医院患者需要,安排N位对口的集团核心专家,对落地医院查房、会诊、手术等等。

  “3+N团队”——3: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核心专家、石家庄长城医院胡福莉副院长,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核心专家、石家庄长城医院心血管六科王天红主任,石家庄长城医院心脏中心张玉英护士长;N: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多位核心专家组成定点支持团队。

  这种服务模式一改以前医生坐等患者来诊的情况,创新性地通过环节梳理,对患者进行分流,把专业对口的专家引到患者身边,为患者衔接最优质的医疗资源,很好地解决了患者看病难的问题。同时,也改变了以往专家门诊不对口疾病患者来诊,患者精力和专家资源的双重浪费。

  辩证法说要适合生产力发展的需求,要实事求是地解决问题,我想集团得以快速发展,可能正是顺应了时代的要求,适应了目前医疗形式下患者的需求。

  当医生不容易,尤其是遇到自己束手无策的疾病,有时特别无奈。毕竟,就算我再努力,还是有能力边界。

  但在集团工作,让我真正感受到作为医生的自由与自豪,一个人解决不了的,大家一起想办法;一个专业或者专家解决不了的,整个团队想办法。看似我一个人,身后其实站着60多位专家同道。

  去年这个时候,我刚到集团参加工作,在燕达医院参观学习,就被这种理念触动了。当时,一位27岁的心脏脂肪瘤患者,因肿瘤压迫导致反复室速,曾在国内的多家权威医院就诊,并先后经历了三次心内膜和一次心外膜射频消融治疗,室速仍反复发作,最后在燕达医院进行了内外科杂交手术。考虑到手术比较复杂,集团调集了心律失常射频消融、心脏微创外科、麻醉在内的8名专家,共同参与手术,术后患者症状明显缓解,重返工作岗位。

  此后,我工作的一年中,也一直感受着多学科专家组协作诊疗(MDT)模式的魅力。集团不仅把国内最尖端的技术源源不断地带到了长城医院,而且每一例手术,尤其复杂病例,大家都会积极参与,希望能为患者提供最好的治疗方案。

  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创始人、北京朝阳医院刘兴鹏教授,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联合创始人、北京安贞医院吴永全教授,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联合创始人、北京医院施海峰教授在长城医院做手术

  一年来,长城医院•哈特瑞姆心脏中心完成了各种介入手术约500例,数量虽然不多,但手术的复杂程度和技术含量非常高。

  比如,我们完成了省内首例希氏束起搏、左束支起搏、肥厚梗阻性心肌病射频消融等技术,心律失常消融病例中60%的患者合并心肌病或心衰,70%的起搏器为ICD或者CRTD的高端类型;对于存在心功能不全的患者,我们常规进行了希氏束或者希浦氏系统起搏治疗,这种手术方法是目前最生理的起搏方式,对保护患者心功能有好处,但因技术要求高,目前国内少数术者可以完成;在冠心病治疗方面,我们常规开展了包括急诊、高龄、左主干分叉、慢性闭塞病变等在内的各种冠脉介入治疗手术,无严重并发症发生。

  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核心专家、北京医院孙福成教授,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核心专家、石家庄长城医院心血管六科王天红主任,石家庄长城医院ICU侯喜主任在长城医院为患者做手术

  近期,我院的复合手术室即将装机完成,届时各种心外科和内外科杂交手术也可以在长城医院完成,相信未来更多病情复杂、危重的患者将不必再辗转全国各地,在我们这里就能得到一站式疾病解决方案。

  长城医院有很多心肌病、心衰患者,患者病情复杂,治疗上很有难度。集团创始人刘兴鹏教授一直跟我说,“只要患者有需要,不用担心技术的问题,工作有困难,集团来协调、解决……”让我内心踏实,信心百倍!

  以前在省医院工作,一直认为自己工作还是非常勤奋努力的,对自己要求也比较高。但来到哈特瑞姆,来到长城医院,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业内的佼佼者,严谨、认真、睿智、勤奋,或者“身怀绝技”或者有鲜明的特长。在心脏中心成立之初,张麟主任每周三、四过来进行心肌病、心衰查房,与大家朝夕相处,让我们看到老一辈学者治学的严谨,对患者的仁爱。安贞医院吴永全主任、北京医院孙福成主任、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李述峰主任每周过来会诊、手术,吴主任的博学与平和,孙主任的严谨与规范,李主任的不辞劳苦、精益求精都让我感叹、崇敬。

  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核心专家、上海新华医院心胸外科主任梅举教授,石家庄长城医院王仁平董事长,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核心专家、天津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心脏科刘彤教授,石家庄长城医院胡福莉副院长在长城医院会诊“集团在各落地机构的每一台手术,都是各位专家精心雕琢的作品,是同志们多年专业积累的无私分享”,这是李述峰主任在为一例患者植入心脏再同步治疗起搏器后说的,我记忆深刻!

  患者患扩张型心肌病32年,左心室已达97mm,术中左心室侧没有找到理想血管,后来采用逆向导丝技术,完美完成手术操作,手术效果特别好,患者术后返回工作岗位,同事说他仿佛换了一个人。

  专家们竭尽所能的工作状态,时刻感染着我、感动着我,让我更加心甘情愿地去付出,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更好。

  给力的运营团队,也让我们的工作更加高效、快捷。运营团队的小伙伴们都很年轻,基本上都是80后、90后。但他们勤奋付出,兢兢业业的态度,一点儿也不输于我们的专家团队。

  虽然这个团队的小伙伴们说,“别提我们了,我们的工作很普通,没什么的”,但是能把普通平常的工作做到高效,甚至极致,确实也是难能可贵。

  为了安排专家的出行,无数次地协调、改票(多因手术时间拖延,航班延误等),不管出现任何变动,他们都会做出妥善安排;不管你到达酒店的时间多么晚,他们都会出现在你的身边,为你安排好一切;为了准备一次活动,无数次的沟通、筹划,无数环节的梳理、把控;为了保证报道的及时性、可靠性,每场会议结束,品宣团队见缝插针地采访专家,完成稿件……

  用一句话来概括,他们就是这样一群充满活力、团结友爱的年轻人,在平淡的工作中,却时时迸发出无穷的能量,让你无法忽视!

  不得不说,石家庄长城医院彻底改变了我对民营医院的认识,来之前很多人说:民营医院不正规,病乱看、费乱收,为了赚钱会逼医生完成各种指标等等。

  而我过来的一年中,感觉和以前的工作相似,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看好病,解决问题。不同之处是与看病无关的事大大减少:要开的会少了,审批签字简单了,院领导和职能部门主动为临床服务,提高医生工作效率,这一点让我感觉特别爽!

  收费方面,和其它医院一样,都是按照政府规范收费,遇有患者经济困难,院里经常会给予减免,董事长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机器设备都是自己的,闲着也是浪费,即便不收费,但若能帮患者诊断得更清楚,能把病看好,对医院、对患者都是好事情!”。

  大家工作都非常努力,尤其心肌病病房的医生,都非常尽职尽责,对病人也特别好,很多患者和医生成为朋友。

  院里也有各种任务指标,但是以奖励为主。我的感觉是只要认认真真做好每天的工作,无论是在哪家医院,都会需要你,无关私营公营,也不必担心失业。

  我非常敬佩王仁平董事长以及董事会的远见卓识,非常感谢对我们的支持,对我个人的包容、帮助。王董事长在心肌病诊疗方面经验丰富,中医辩证和超声水平也很高,为人善良宽容,态度平和,和大家在一起没有架子,像自己家里的长者,我遇到问题常会和他商量。

  11年前,我在首都医科大学读博士,度过了非常美好、难忘的一段时光。北京安贞医院的马长生教授是我的导师,董建增教授和刘兴鹏教授是我的带教老师,三位老师都给了我很多引领和帮助。

  那个年代,患者去安贞医院看病更难,因为年龄相仿,刘老师和我们聊得比较多,他当时讲,希望有一个非常好的体制,有一群志趣相投的朋友,可以为这个行业做一些事情,更好地为病人解决问题。

  现在集团已经成立3年了,发展很快,去年相继成立了华东子公司和西南子公司,线上线下各种学术活动,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媒体采访、报道不断推出,日益引起业内的认可和官方的瞩目。长城医院•哈特瑞姆心脏中心,作为集团的一部分,也合着集团的脚步一起向前!

  最后想说的是: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是我们梦想起航的地方,希望我们的努力让她变得更好!(写在跳出体制的第365天……长城医院•哈特瑞姆心脏中心成立一周年)